一升西瓜汁×

hey☆






这里Moorecill,大概是一个很不正经的人,写文画画儿什么的都很糟糕,还只会哈哈哈哈哈。
严重语死,但是熟了的话就可能会变成话痨×

我觉得我有必要祭出我的表情包了×
不瞒你说其实我还爱着格瑞×

???这种人怕是脑子有坑???
您不喜欢也麻烦您别秀您那可笑的存在感好吗???
给您喜之郎您咋不去做太空人呢???
哇第一次看见这种人,真的气炸,金厨心疼地抱紧自己。

白花花想成为大佬:

五行缺德

刘黑土♪:


太过分了

清朝大兴文字泡:


不管是讨厌他还是怎样,在展子上涂掉别人的画就很过分了。不喜欢也没人求你喜欢,但也请别黑,画画的妹子看着自己的画被涂掉就算不是粉也会炸

佩利的饲主!:


帮忙各位劳扩

琥珀:


真当主角没人喜欢?
真抱歉你的素质让我不想保持一个友好的态度。我觉得你恶心,非常恶心。
我们喜欢金。关你*事。
就你有嘴,整天叭叭叭叭叭的。

夜樱儿:


挂人

抱歉,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讨厌三次元
你在签绘上写雷安,雷卡我不表示什么
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
可是金惹你了?

我就画个金,你把他扁的那么一文不值?

抱歉
就像广元这种小地方也是有金厨的:)

不要当我们金厨没人好吗?

:)

地点是四川广元第三届梧桐漫展

希望有住在广元的金厨可以转发
也请求大佬们转发

私心all金tag
不舒服可撤


突然想到一个有病的脑洞,学院pa的

大概就是安迷修爱马如命,有张不知道从哪本书上剪下来的马的彩图,放在笔袋里小心保管着。

然后就有一天,安哥日常痴汉马,看痴汉完后忘了收起来,这张小马纸片被吹进来的风吹到了后排雷狮的凳子上,然后又掉在了地上。

中午安哥又准备痴汉马的时候一看自己桌面大叫:诶我马呢!找来找去没找着,最后柠檬妹在雷狮的桌底下看到了那张纸片。

雷狮正好撸完串回来了,安迷修就冲过去拽着他的领子:你是不是因为你没船我有马所以心里嫉妒就想把我的马偷走吧!

玩家雷狮愣了一下。

玩家雷狮反手就给了玩家安迷修一锤子。

一个嘉金的傻白甜小短打

#大概是学院pa之类的东西
#私设如山
#真·小学生文笔
#第二人称注意 ooc注意


现在是午间时光。

凹凸学院的小树林显得格外静谧,微风化成缕缕吹拂过每个角落,正盛的阳光被交叠在一起的绿叶遮住些许,剩下的透过叶隙洒落留了一地斑驳的辉彩。

你小心翼翼走进树林,一步一个脚印心里的好奇夹杂着不安,空中还带着湿润的泥土气息,吞了一口唾沫喉结上下滚了滚,蓝色的眼睛往四处瞟去似乎在寻找什么。

心里想到凯莉在课间对你似乎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,脑子里名为好奇心的小人就开始蹦哒。甩甩头想让自己摆脱这些多余的念想,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寻找嘉德罗斯这件事上。

"嗯就只是去找他去……去玩儿好了…"

自言自语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弱连自己都有些听不见,你在这偌大的树林里毫无规律地逛了几圈,突然惊觉自己是个路痴。带着蓝色羽翼的鸟儿在头顶的树梢上叽叽喳喳地叫着,平常会选择跟它们伸手打招呼的你此时却失去了这种兴致。

有些烦躁地抬手揉乱了自己金色的头发,踮起脚尖原地慢慢转了个圈来使自己视觉角度更好,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灵光一现找到嘉德罗斯。

"嘉德罗斯——"

双手摆出喇叭的造型大声喊叫,试图让这声音能有一丝可能传到嘉德罗斯的耳朵里。然而满怀期许地等了一小会儿后,没有听到应答。

正当你对于自己找到他这件事已经丧失信心准备回去的时候,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"渣渣,喊我干嘛。"

感觉那人向自己走来并越来越近,你内心满是兴奋地转过身笑着对他:"我来找你玩儿啦,"并掰着手指一个一个解释,"格瑞说他要做题让我找别人,凯莉说他要和紫堂一起去商店逛逛,而且她还让我过来找你呢!"

和孩子一样在说完这句话后傻乎乎地对着嘉德罗斯笑,丝毫没注意因为你突然转身你们两人之间过近的距离。

你的视线直接撞进了他那双暗金色的眸底,你敏锐地发现里面带有一点睡觉刚醒的朦胧感。于是你抚上他的头顶,像摸一只容易炸毛的大型猫,凑近了神经兮兮地问道:

"你是不是刚刚睡醒啊?"

他因你的动作怔愣了一瞬间,然后毫不留情地把你的手从头上拍了下去,往后退了两步隔开距离,把脸缩进一年四季都围在脖子上的宽松围巾里,声音有些闷闷的。

"渣渣,不用你管这么多。"

你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,把话题转移到玩儿这件事上:"那你能不能陪我出去玩儿啊…?"

心里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,问话的声音都有些迟疑。你望着眼前跟你有相同发色的少年,因为紧张而手掌心微微冒汗。

见对方迟迟不开口,还以为是他不想给你做出答复,内心不禁有点儿小小的失落。就在你准备打破之间凝固的氛围先一步缓解尴尬的时候,对方开口了。

"嗯…。"

尽管声音被压在围巾里变得很小,但你还是听到了,惊讶地眨了眨眼睛,有些不可置信。

"那,我们走吧?"

"啰嗦这么多干什么,渣渣。"

没有和先前一次那样的空缺,嘉德罗斯在你说完之后就快速地抛出了这一句话,声音比之前大了很多。你兴奋地握住他插在口袋里的手,拉着他就准备走。

然而你并没有注意到,他埋进围巾里的耳朵红了个透。

End.

凯莉:紫堂我跟你讲,刚刚和你过来的时候我看见格瑞喝牛奶的动作一滞,然后就拿着他那只叫烈斩的笔朝着小树林的方向去了。